偷拍帅哥厕所微博|偷拍学生妹呕吐视频|偷拍射入精子图片动漫
业务邮箱
CkxSPdjh@gmail.com
首页> 偷拍少妇坐车走光视频

變身

内容详情

標 題: 變身   發信人: LKK   作 者: 清水麻理子   ——————————————————————————–   目錄   序章   第一章 變身   第二章 課程   第三章 初次經驗   第四章 確認犯   第五章 急轉直下   第六章 大談戀愛   終章   ——————————————————————————–   開場序   迷人的香味。   「拓也…」   好溫柔的叫聲。柔軟如海綿觸感的肌膚,那樣地白皙又溫暖。   啊!這是多完美的女性胴體啊!   「拓也!」   聲音如勾魂般地叫著我。我吻著她,用舌頭去打開她的唇,直伸進喉嚨裏。   兩個人緊緊相擁,好長好深的吻呀!我的手輕輕地往她胸前滑動。   「啊!」   好美麗的胸部啊!   我小心翼翼地碰觸著。另一方面,我用手不停地搓揉著並將這豐滿的果實握住,用指尖玩弄著上面的小櫻桃。   小小突出的櫻桃呈現出嬌豔欲滴的粉紅色。   「啊…不要…」   當我碰觸時,她很害羞地縮了一下身體。   「不行!」   我不允許她退縮,雙手更用力地抓著誘人的豐胸,從它的前端好像會讓她感到與奮似的,我一直刺激著它。   她的櫻桃因我的撥弄而變堅挺。一碰觸到她腰就扭動一下,可以感覺到她豐胸的熱氣。   我邊用右手愛撫著,邊將左邊的小櫻桃拉向我唇邊。   我可以聽見她的心跳聲,咚咚咚地跳得很快。   我先是舔著,而她則小聲地叫著。   接著我用嘴唇含著,邊含邊吸。像嬰兒在吸奶一樣發出聲音,並且很陶醉地用力吸吮著。   「嗯~嗯~」女人的櫻桃和男人的不一樣,比較大一點。我覺得剛好可以一口含著,這樣吸吮起來感覺很舒服。   「拓也~」她叫著我,並摸著我的頭髮。   她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很滿足般的沉醉著。雖然吸著小櫻桃的感覺很舒服,但被吸的人一定更舒服吧!   我的右手慢慢地滑向她的大腿間。   「啊!」   她尖聲驚叫。   「啊…」   我的手指伸進她的秘處,剛剛只是愛撫著她的豐胸,她的桃花源就已經濡濕了。   太棒了!   其實女人也是很期待這種感覺的。   我愉快地來回抽動手指,她的腰也配合的扭動著。   「拓也,啊…」   我看著她的秘處,已經變的很豐盈誘人。   「不要看!」   她用手遮著我的臉。   「讓我看嘛!」   我撥開她的手。   「不要!」   她強力抵抗著。我更是拼命地撥開她的手。   「讓我看嘛!」   咦?   我竟叫不出她的名字。   「妳、妳到底是誰!?」   「…」   這是怎麼回事?   我竟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就和她發生了關係。   「哈哈哈!」那女的對著我笑。   好奇怪!   「那拓也,我們下次再繼續吧!我等你。」   「啊,等一下,先別走!」   她消失前我還想再握握她胸前豐滿的果實。   我想…   等一下啊…         ——————————————————————————–   「拓也!」   好嚴厲的叫聲,將我的美夢驚醒了。   「啊!明日香。」   覺得雙頰好痛,一定又被她摑巴掌了。她看著我的表情好可怕,讓我的神智馬上就恢復到現實中來。   「早!」   「還早!你打算睡到幾點?這麼懶!」明日香拉著嗓門說。   「請鬆開你的手!」   「哦!對不起!」   由於夢中的情境,我的手不知從何時起就一直觸摸著明日香的胸部。   「為什麼每天都要我來叫你,你才會起床呢?」   「對不起啦!那可以讓我換一下衣服嗎?」   「好,只等你一分鐘喔!」   明日香終於不再抓著我的手。   「一分鐘?」   「不要再囉嗦了,動作快一點!」   「啊!今天也是一早就被罵了呀!」乾姐夏美探出頭來笑著說。   「明日香,如果拓也沒有在一分鐘內將衣服換好的話,就讓他沒穿褲子出門好嗎?這樣他就會反省,明天說不定就會早起了。」   夏美身上還穿著睡衣T恤。當大學生真是快活,可以不用一大早起床。   「這樣好像很好玩哦!」明日香附和著說。   「怎樣?那就只穿內褲出門好了。」   開玩笑~什麼都沒穿怎麼出門呢?   這個乾姐雖然人長得漂亮,但是卻老愛挖苦人。   平常我總是漫不經心,但是今天可不行了。   「讓妳久等了,我們可以走了!」   「等一下,拓也,你不是說今天沒空嗎?怎麼可以約會呢?」   夏美這麼一說,明日香臉都紅了。   「啊,對不起!」   夏美在旁邊很詭異地笑著。   「我臨時改變主意了,走吧!明日香。」   我拉著明日香就往外走,一大早我的背就直冒冷汗。         ——————————————————————————–   啊!現實總是很殘酷的。   只有在夢裏才敢大聲地「我、我」直說。   但是一旦清醒,我相原拓也只不過是個弱男子。   我根木就不知該如何與異性相處,更別說主動追求女孩子了。   「拓也,求求你可不可以不要擺出一副臭臉,好不好?」   走在前面的明日香突然回過頭對我說。   「我…我哪有!」   「是不是因為你乾姐跟你說了那些玩笑話在生氣?我才不會讓你沒穿褲子就上學了。」   「嗯,謝謝!」   「不用跟我道謝!」   「對不起!」   「怎麼這次變成道歉了?」   我知道明日香很關心我,可是每次我都惹她生氣。   「早,片桐同學!」   「啊,早!」   到了學校附近,許多明日香的同學、朋友都走過來和她打招呼。   「明日香,後天的班級聯誼會妳會來嗎?如果妳沒來的話,那男生的出席率可是會很低喔!」   「什麼?我才不喜歡什麼男生呢,太麻煩了!」   明日香很有人緣,臉蛋長的很可愛,身材修長又有一雙美腿。   「是啊!明日香已經有拓也了嘛!」   她的同學望著我笑。   「不要亂說,我跟拓也只是普通朋友罷了!」   「對、對啊!妳那麼說,對明日香不太好意思吧!」   「我才不會覺得不好意思,是你自己胡思亂想的吧!」   「…」   我本想緩和氣氛的,結果還是惹的明日香生氣了。   身旁的同學嗤嗤地笑著。   像我這麼優柔寡斷的男孩子,和明日香這麼開朗活潑的女孩子,如果配在一起的話,一定很有趣。   那位同學應該是在笑這個吧!   「明日香,我先走了!」   「喂,等一下、拓也!」   我不想再回頭,快步地走到了電梯口。         ——————————————————————————–   「早!」   我環顧了一下四周,悄悄地走進了教室。   雖然有幾個同學跟我道早安,可是大半數以上的人根本沒注意到我已經走進了教室。   在教室裏我也是個一點都不醒目的男孩。   我所就讀的宮野森學園是一間以注重教育制度而聞名的學校。   首先就從制服談起吧!男生的制服當然很普通,女生制服是粉色系的短衫配短裙。   要穿這樣的衣服一定要有相當的好身材穿來才會漂亮,而明日香就具備這樣的條件。   學校裏的學生都很有才藝,體育成績好的人在讀書就學上可享受優惠待遇。當然高中生都很沉迷於漫畫和電腦中,我們學校的學生也不例外。   很多學生都像明日香一樣很可愛,不論老師或是學生,大家都是很有才華且開朗的人。   如果要找出例外的人,那可能就是我這位因雙親再婚,而和沒有血緣關係的乾姐姐住一起的人了。   就連我所參加的社團,也是最無聊無趣的化學社。   「相原同學,你來了?」   「社長!」   「今天放學後要整理實驗室的器材,所以下課後要馬上過來幫忙!」   化學社社長是高三的一位學姐,在化學社裏就只有我和她的身材是屬於小巧型。由於這位社長的父母都是有名的化學家,所以很多人和她自己都覺得她是位天才型化學家。她在學校可是備受矚目,才不像我呢!   「可不要遲到哦!如果還有時間的話,要準備做新的實驗。」   社長小聲地跟我說,鏡片後的雙眼炯炯有神。   「啊!那這次是做什麼樣的實驗呢?」   「噓!不要問的那麼大聲!」   「是、是…」   社長急忙用手遮住我的嘴巴。   「你要知道有許多人都在覬覦天才的實驗呢!」   「喔!」   哼!像妳這種沒身材又瘦巴巴的人,誰會理妳呀!   「那就這麼說定了。拜託你,相原同學!」   社長對我很感冒。要拜託我什麼?好曖昧的說法。         ——————————————————————————–   這就是我。   在家被乾姐姐欺負、被青梅竹馬的明日香罵、在學校被化學社社長頤指氣使。   「相原同學,把那櫃子上的藥整理好裝進箱子裏。」   「好!」   放學後我依照約定去了化學實驗室,和一大堆的實驗器具與藥瓶奮戰。   「回答要大聲且有精神!」   「好!」   「那上面的櫃子也拜託你了!」   天呀!   雖然我身邊有許多女孩子,但從沒發生過像今天早上夢境中那樣的事。   我雖然很喜歡女孩子,可是女孩子一定討厭像我這樣的男生吧!   可是,今天早上的那場夢,夢裡的那女孩子好像很喜歡我的樣子。   女孩子啊!   「怎會這樣!」   我又陷入沉思。我可不是同性戀,也沒有想過要變性。   踮起腳尖將放在最上面櫃子裝滿藥瓶的箱子拿下來。   就在這時候,我發現箱子另一邊有一個小瓶子被放在櫃子的角落裏。   那是咖啡色的玻璃瓶,上面並沒貼標籤。   這是什麼…   我看著玻璃瓶,並將瓶裏的液體搖動著。         ——————————————————————————–   第一章變身   「啊、對不起!」   「哇!」   踮起的腳跟突然搖搖晃晃的,我反射性地要去抓著櫃子邊,結果卻沒抓著跌落在地上。   啪的一聲,我倒在地板上。   「對不起,你沒怎樣吧?」   社長從上面望著我,一臉很擔心的表情,但我聽得出她聲音裏有著嘲笑。   太過份了,都是妳碰到我的腳跟,才會害我跌倒的。   「撞到什麼了?頭怎麼濕濕的?」   「我也不知道。」   我的手鬆開,倒在身上的瓶子落在地上,裏面的液體全灑出來了。   「這個櫃子裏不應該放什麼危險的東西才對,你要不要去漱個口?」   「好的!」   我用實驗室的水龍頭洗臉。   「皮膚會不會覺得刺刺的?」   對於社長的問題,我無言地點點頭。   「會不會覺得不舒服?或是胸口很悶?」   我再度點頭,我好像喝進了幾滴藥,舌頭有點麻麻甜甜的感覺。   「也沒貼標籤,也沒有顏色、味道!」   社長撿起掉在地板上的玻璃瓶。   「可是身體也不會覺得有什麼不舒服,回家再好好洗個澡吧!」   「這樣嗎?那擦乾了以後再過來幫忙收拾一下吧!」   「好!」   「又來了,回答要簡潔有力,這樣才像男孩子!」   咦?   「…」   「怎麼了?」   「啊、這…是!」   這是怎麼回事?   瞬間,一股奇妙的感覺浮上心頭。   當我聽到「像個男孩子」這句話時,內心相當起反感。   雖然那種感覺馬上就消失了,但我真的那麼想嗎?         ——————————————————————————–   等到我擺脫掉社長的凌虐時,天色早已暗了。   平常都是跟明日香一起回家,可是今天因為晚回家,所以只好一個人回去。   我平常都是搭公車回家的。   乘客稀少的公車晃動著,我望著映照在車窗玻璃上自己的容顏。   好可愛!就像明日香的臉蛋一樣。   瀏海好像變長了。   而且最近是不是長胖,臉都圓了?怎麼可以這樣。   我在做什麼?以前怎麼從沒注意到這些事?   我不禁敲敲窗子。   好沉醉的容顏,說不定是剛才那藥的副作用。   明天再去問社長看看那到底是什麼藥。   「鳴~」好想睡覺,身體變的輕飄飄,就像以前在聯誼會上喝醉酒一樣。   我常常像現在這樣,就在公車上睡著了。   但幸好只要一聽到熟悉的站名廣播,我就會自動清醒。   「啊,下車了!」   在開車的前一秒,我飛也似地走出車門。   雖然累,但我並不討厭走路回家。   可是公車站牌離我家還有很長一段距離呢!   我是個很膽小的人,一個人走這麼暗的路回家…   「啊?」   在下車的同時我大叫一聲。   跟我一起下車的幾個人回頭看著我。   我只好很不好意思地陪著笑臉,一邊抑制住自已心裡恐怖想法。   怎麼了?現在的「我」是怎麼了?   一個男孩子走暗路回家有什麼好怕的?   我趕緊揮去這無聊的想法,快步地走回家去,也不去理會在內心中翻騰的異樣感覺。         ——————————————————————————–   「我回來了!」   「啊,你回來了。晚飯馬上就好了!」   繼母秋子從廚房探出頭來。   「沒關係,我沒什麼食慾。」   走過客廳時,爸爸從報紙堆裏抬起頭來。   「怎麼了,拓也?為什麼不吃你繼母特地煮的飯呢?今天她親手做了牛肉餅。她知道這是爸爸喜歡吃而特意做的,你應該懷著感恩的心來吃啊!」   「啊,說什麼特地做的,什麼要懷著感恩的心,會讓人家不好意思的!」   「不,今天的牛肉餅真的很好吃。拓也不吃的話,那我也不想再吃了。」   「你這樣說我真的很高興。」   「那待會也要拜託妳了,吃完飯後咱們也一起…」   他們兩人就這樣在一旁打情罵俏起來了。   其實他們已經再婚很久了,但感覺上卻仍像是新婚一樣。   雖然說平時很受爸爸和繼母的照顧,可是有時也會像現在一樣,根木就不理我和夏美。   「我今天想早點洗個澡就上床睡覺了。」   爸爸和繼母還是持續地在談情說愛。   我只好輕嘆口氣,打開浴室的門。   我想把剛剛的藥水洗掉,因為是用跑的回家,所以全身汗水淋漓。   當襯衫碰到身體時尤其是胸部附近,總覺得好像有東西突出來一樣,很難脫,我只好用力將襯衫拉起來,從剛剛就覺得身體的平衡感怪怪的。   好,終於脫掉了,我將脫下的衣服丟進身旁的洗衣機,夏美在洗衣機旁放個大鏡子。   我不經意地望了一下鏡子。   「哇!」   我看了後嚇了一大跳。   鏡子裏映照出來的竟是個女孩胴體,她有個白皙、又大又圓的乳房。   「對不起!」   我趕緊慌張地走出浴室,但一回頭,卻沒有看到人。   會不會是夏美在惡作劇。   我害怕地再看一眼鏡子。   鏡子裏的那個人確實是個女生,皮膚好白,尤其是乳房好豐滿,乳頭又堅挺,腰好細,看了真想讓人緊抱不放。   可是抬頭望了身體上的那張臉,那是我的臉。   「是我!?」   這次心臟快被嚇停了,我又很仔細地瞧著鏡子。   我抬起右手,鏡子裏的女孩也抬起右手。   我吐舌頭做鬼臉,鏡裏的女孩也同樣吐舌頭做鬼臉。   我輕輕地將手移到胸部,那女孩子也同樣這麼做。   然後我覺得自己的手好重!   「啊嗯…」   我用手抓著乳房,發出甜甜的叫聲。   好像在搓柔著圓圓的水果一樣,我搓揉了好久。   「不要!」   我對著自己叫。   「拓也,你在做什麼,叫得那麼大聲?」   外面傳來夏美的聲音。   「對不起!」   「發生什麼事了?」   我只是將門關上並沒有上鎖,夏美可是會一開就進來的,萬一被她看見我這樣子就慘了。   「沒事、沒事,只是一隻蟑螂飛過去!」   我緊壓著門。   「蟑螂?」   「是的,就是這樣子,真的!」   「喔!」   可以聽見拖鞋聲漸行漸遠。   「嗚!」   好不容易可以鬆了口氣,我又再度凝視著自己的身體。   抬頭一看,鎖骨下的乳房真的非常豐滿堅挺,還有深深的乳溝。   這確實是女人的胸部。   難道…   我趕緊脫下褲子,看著大腿間。   「沒…沒了!」   陪伴我16年的東西不見了。   我實在不能相信。   我確確實實地變成女生了。   為了證明一下,我用手指伸進密處,忍不住尖叫一聲,趕緊咬牙忍著。   想不到竟有股快感油然而生。   難道這就是女生的感覺嗎?   乳房和那兒都好敏感。   我心裏喊著不要,為什麼我會變成這樣?難道是因為實驗室裏的那瓶藥水?   「可是,我現在真的很想知道原因是什麼!」   我看著鏡中的自己這樣問。   鏡子裏那長的並不醜的女孩也對著我點點頭。   我將襪子也脫了,整個人坐在地板上。   夏美的鏡子很長,就算坐著也能看見自己的身體。   以前也曾從電視上或是書上看過女人的裸體,但是如此貼近地看卻是第一次。   可是,如果不看鏡子的話,一點都不覺得自己是個女孩子。   忍不住將手指伸進那個地方,好柔軟的感覺,從鏡子裏可以看的很清楚。   「啊!」   我覺得自己在顫抖。   好過癮哦!   那個地方已經變成接近粉紅色了。   啊,我真的已經變成女的了。   我的手指不斷來回搓動,感覺指尖已濕了。   「啊嗚!」   太、太棒了,比剛剛更舒服。   再一次吧!   「啊、啊!」   望著鏡中的我,嘴唇微開,臉頰泛紅,乳頭變的更堅挺,而且還往外伸。   「嗚嗯!」   我想像有條線牽引著兩邊胸部的小櫻桃,感覺到那地方更緊縮了,指頭也更溫濕。   我覺得自己好像是尿床了般。   這就是女人興奮的證據?   我不斷地將手指來回地搓揉,每搓一次,就有一股興奮感。   呼吸很自然地變的急促起來,鼻子和額頭都冒著汗珠。   覺得好像尿尿好多,手指好濕好黏。   屁股很涼,因為坐在地板上。   我還是意猶未盡。   「嗯嗯…」   我模仿三級片裏女主角的叫聲。   可是越出聲心情越亢奮,身體的需求也更強烈。   原來那些女主角的叫聲並非裝出來的,而是真的。   我將大腿張得好開。   鏡子裏那個有著拓也臉蛋的女孩雙腳也張得好開。   她的那個地方泛著光,流出透明的液體。   「啊!」   我不禁弓著上半身。   「啊啊啊!」   很自然地我閉上了眼睛,身體因激情而發熱。   「啊啊啊!!」   我還不習慣這樣的感覺,所以呼吸很急促,胸部和下腹部都繃的好緊,我不禁在地上打滾,可是手指頭並未離開那個地方。   「啊啊、啊啊!」   接著腰就扭動起來,眼睛半張半閉,很陶醉的樣子。   「好棒!」   我咬著唇,身為女人真好。   本來身體是緊繃的,但現在卻已經變得好柔軟了。   櫻桃還是很堅挺,好像渴望有人吸著它似的。   我用一隻手去抓著乳房的小櫻桃,感覺卻像觸電般,趕緊鬆開手。   現在太敏感了,不是去碰它的好時機。   現在好想有個人可以抱著我,就像初生嬰兒被抱一樣,可以撫平我身體的顫抖。   竟然有種感傷的氣氛油然而生,鼻側痛痛的。   這和男人的虛脫感完全不同,我是因為覺得做了壞事而害羞。   我確實已是女兒身了。   在快感漸漸褪去後,我的理性也回來了。   我是相原拓也,我是個男生,可是突然有著這樣的身軀,以後該怎麼辦?   「不要!」   我搖著頭,現在我完全無法想像現實的問題。   然而我還是想再度沉醉在剛剛的快感中。   我再度將手指壓著那地方。   「嗯,真好!」   我馬上就掉進了情慾世界中。   「喂!」   可是,頭上突然傳來夏美的叫聲。   「啊!」   我心情馬上跌至谷底。   「好奇怪,拓也你怎麼變成女生了?」   「啊!」   她不曉得從何時起就在那裏看了。   可是我只是抖著唇,卻說不出半句話來。   夏美好像懂我的心一樣,不懷好意地笑著。   「你真是不會說謊,我們家連廚房都沒有半隻蟑螂,怎麼浴室裏會有蟑螂呢?我覺得很奇怪,所以就折回來偷看,結果卻發現我弟弟變成妹妹了,那時你正在陶醉,所以根本沒發現到我。」   「…」   「可是以前我也看過你洗澡,你確實是個男生啊!」   自從住在一起後,夏美不曉得偷看我洗過幾次澡了。   「怎麼回事,拓也,怎會這樣?」   「啊!可能是…」   我只好將實驗室裏的那瓶藥水的事說給她聽。   「學校、實驗室…」         ——————————————————————————–   「哈哈哈!我才不相信!你少來了!」   我早就知道她聽了以後會這麼說。   「所以你就是喝了幾口藥後就變成女生了?好像漫畫裏的情節!」   「不過我說的是真的,妳不相信我也沒辦法!」   夏美點了點頭。   「是啊,你也模仿的很好呢!」   夏美用手指頭拉拉我下巴。   「嗯,蠻可愛的女孩子,這胸部是真的?」   「啊!」   我不禁用雙手護著胸部。   「討厭,連叫聲也這麼可愛,你有感覺嗎?」   「不要啦!姐姐。」   她抓著我的櫻桃,我只好拼命地搖頭,讓她看見我的女兒身,讓我很羞愧的。   「算了,你剛剛那樣都被我看過了,還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姐姐,求求妳不要啊!」   她的指頭抓著我乳房上的櫻桃,敏感的它馬上變堅挺了。   「發出這麼奇怪的聲音,人家還以為我是個怪物呢!」   夏美紅著臉,終於鬆開了她的指頭。   總算可以鬆口氣了。   「對了,拓也,為了慶祝你變成女生,今天就讓我幫你洗澡吧!讓我教教你怎麼處理女人的身體。」   夏美笑著說,但我總覺得她另有陰謀。   我不能抵抗,只好任由她擺佈。   夏美邊用熱水沖我的身體邊說:「舒不舒服?女人最重要的就是皮膚,我今天可是用我的沐浴精幫你洗澡,明天請你自己去買一瓶!」   這味道真的很香很舒服。   夏美從身後握著我乳房。   「啊嗯!」   「這樣就有感覺了?我只是幫你洗澡,不要亂想!」   「對不起!」   可是夏美好像很故意似地,更用力地搓揉著我的乳房。   「這個小櫻桃呀,要用手指好好洗乾淨!」   「嗯!」   她啾啾地搓著,我那小櫻桃變尖挺了。   我拚命忍著不叫出來,如果是我自己洗的話,就不會這樣了。   「接著要洗最重要的那個地方了!」   「啊!不要,請你住手。」   「先用蓮蓬頭在外面沖水,接著再沖裏面一點,來,把腳張開!」   夏美敲著我屁股,沒辦法我只好張開腳。   熱水直接就往我的大腿間灑水。   「嗚…」   為什麼女孩子的那兒只是沖個水就會有感覺?   「怎麼樣呢?拓也。」   夏美走到我面前,笑著問我。   太過份了,妳根本就是故意洗那兒讓我有感覺的。   「先沖水,手掌倒沐浴精搓成泡沫後再洗裏面!」   「啊!」   「如果直接就抹沐浴精的話,那裏會痛的。來,再打開一點。」   夏美雙手沾滿泡泡,正往我那兒抹著。   「啊!」   我害羞地低著頭。   雖然我和她一樣都擁有著女兒身,但還是覺得很不好意思。   可是…   「討厭,拓也,你怎麼還是那麼興奮?」   哇!被發現了,好丟臉哦!   「我只要一碰就知道了!」   「啊呀!不要、不要碰,啊嗯!」   「什麼不要!我是在教你怎麼洗,不要亂有感覺!這裏天天都要保持清潔!」   「不要嘛!姐姐。」   夏美不理我,仍一意地要碰那兒,我真的受不了了,只好跌坐在馬桶上。   「討厭,再這樣就不幫你洗了!」   夏美很高與地看著我,我無言以對,全身顫抖著。   我完全敗給她了,夏美居然很滿足地笑著。   「那你自己洗好了!」   「嗯!」   我站起身來,無意識地讓蓮蓬頭噴灑在身體上。   想起剛剛在她面前張開大腿的樣子,現在說什麼我也不想再張開了。         ——————————————————————————–   後來夏美說她也要洗澡,就把我趕出去了。   夏美平常凶惡的眼神竟然變柔和了,臉頰有因熱氣的關係而泛紅。   也許是受到我的刺激,她也想試看看吧!   當我把蓮蓬頭交給她時,竟有種奇妙的感覺。   夏美一向都自認自己是個美女,想不到她洗澡時也會做那種事。   男人做是理所當然,可是女人的話…   回到房裏將頭髮弄乾,腦海裏還在想那件事。   從穿著的T恤上可以清楚地看見左右兩邊挺起的乳房尖端。   怎麼會這樣…   總之,明天去學校絕不可曝光,只要向社長說明原委就好了。   「拓也!」   突然間夏美跑了進來,這個姐姐都沒有敲門的習慣。   「什、什麼事?」   我看她的臉還很紅,剛剛一定做了那樣的事。   「你明天起就要以女人的身體上學去了,那可是很麻煩,我已經幫你準備好一切了!」   「咦?」   「你看,這是我穿過的宮野森制服,這是內衣,還有胸罩、內褲也要換成女生用的,不要害羞,快換了吧!」   「等一下,我只是身體變成女生而已啊!」   「你不想說出來嗎?這樣不行的,你看你的胸部那麼大,宮野森的校風很開明,不會有事的,而且以前我是同學會幹事,跟老師也很熟的!」   「那姐姐你要幫我說嗎?」   「讓家長來說應該更好吧!」   「可是,爸爸他們…」   「爸爸他們,我剛剛就跟他們說了!」   「咦?」   「你在做什麼?從剛剛就一直啊、咦的,你實在很不會處理事情!」   怎麼這麼突然。   「沒事的,他們兩個人眼中只有彼此而已,我跟他們說你這是藥物副作用,過幾天就好了,他們聽了也只是嗯了一聲。」   夏美噗嗤地笑著。   「不過我不曉得是不是真的能馬上就變回原形。」   「笨蛋!如果你跟學校說你是吃了藥才變成這樣,馬上會引起大騷動,你應該說是體質的關係不是更好嗎?不要那麼忸忸捏捏,就暫時享受一下當女生的樂趣吧!」   「是、是!」   我只能這麼回答了。   「那就這樣了!」   夏美很爽快的點了頭,雖然她的態度像是在欺負我一樣,但我知道其實她心裏是在鼓勵我的。   「所以趕快將衣服脫下,換上女生的內衣,嗯,很適合,哈哈哈!」   我錯了,原來夏美只是在逗我玩。         ——————————————————————————–   「什麼!拓也,你真是性感!」   當我脫下衣服時,夏美忍不住大叫。   「你雖然身體很瘦,可是這胸圍起碼也有90公分,至少是D或E罩杯!」   夏美顯的有點不高興。   「為什麼男人的你竟有這麼…算了,給你!」   她丟給我一件白色胸罩。   「要穿嗎?」   「難道你要讓你的胸部晃來晃去嗎?」   「怎麼穿?」   「實是沒辦法,這樣穿啦!」   夏美雙手提著肩帶,站在身後幫我弄好。   「好難過!」   「忍耐吧!當女人都要忍耐的,位置找好後,將乳房全都塞進罩杯裏!」   「不能全塞進去!」   「什麼!你嫌我的胸罩太小!?」   「對不起!可是…」   「算了!」   夏美很生氣地走了過來,幫我把乳房塞進胸罩裏。   「這樣不是進去了嗎?請不要再說你的胸部比我大!」   「…」   可是這件胸罩真的太小了,那個小櫻桃好像被壓迫著,好難過。   還要穿女人的內褲。   「接著換上內褲,你應該會穿吧?」   「是!」   我將腳穿過白色的內褲裏。   因為這個動作,總覺得乳房好像要從胸罩裏跑出來似的。   「嗯!」   「不行,胸部跑出來了,快塞進去!」   「是!」   不只是胸罩,連內褲也很小。   女人穿上貼心內衣的感覺會是這般痛苦與緊繃嗎?   我才不信。   (我想可能是因為尺寸不合的緣故吧!)   「明天你就穿女生制服上學,這樣媽媽和明日香就知道你變成女生了!」   「是的!」   「我已經知道你現在是女生了,我想最受驚嚇的人一定是明日香,明天可好玩了,哈哈哈!」   夏美吻了我一下並道聲晚安,然後就回她的房間去了。   我心裏還是喜歡女生,還是會因女人而心動。   明天起就要過著女人的生活了,而且還要跟明日香說,我變成女生了。   「明日香!」   就像咒語一般,為什麼這個名字會讓我有股想返回男兒的心呢?   我將內褲脫掉,光著下半身捲進被窩裏。   要讓明日香看見已變成女生的我?她一定會大受驚嚇吧?還是會輕視我呢?   身為女人後,第一次讓悲傷與不安侵襲著我。   雖然我好累,但這一晚我卻輾轉難眠。         ——————————————————————————–   第二章課程   「拓也,還在賴床!?」   是明日香的聲音,她每天早上都會來叫我。   「嗯!讓我再睡一下。」   我知道她生氣了,可是我昨晚好像做了惡夢,根本沒有睡好。   「快起床,你一定又看電視看到很晚吧!不管你,快起床!」   明日香要掀起我的棉被。   「太過份了,一大早就…」   「啊!」   慘了!   我趕緊用手遮著胸部。   啊!這不是夢,我手中摸到的確實是乳房的感覺。   「怎、怎會…怎會這樣?」   「啊!忘了告訴妳了,明口香!」   夏美不懷好意地笑著走進來。   「拓也昨天在學校誤飲了藥,結果就變成了女生!」   「咦?」   「不曉得是意外,還是他自已的意願,說不定這藥效今天就會消失,但總之就先暫時把他當成女生來看吧!」   「怎、怎麼會這樣子…」   明日香睜大眼睛,很不可思議地望著我。   我也不曉得是後悔還是害羞,一直不敢抬頭看她。   夏美真是壞,故意什麼都不說地就讓明日香進來我房間,她一定早就想要這樣讓我出糗。   「拓也…」   明日香的聲音顫抖著。   求求妳,請不要笑我,我知道妳心裏一定認為我是個大傻瓜吧。   「拓也、我…」   明日香好像想說什麼,但卻被夏美打斷了。   「所以,明日香,妳應該知道吧?他想當女生很久了。拓也的事我已經跟學校說過了,妳等他會遲到的,今天妳就先去學校吧?」   真是多嘴的夏美。   「好,我知道了!」   明日香看了我一眼,然後就走出去了。   啊!我總算可以鬆口氣了。   只剩我和夏美兩人時,夏美又搬出了許多女生所用的東西。   「就算你的臉多女性化,但是這眉毛也該好好修剪一下吧!」   「哇!好痛~」她用個像小夾子的東西,將我的眉毛一根一根地拔掉。大家可以想像那有多痛,痛得我眼淚直流。   「忍耐點,女生都要做這些事的。你看,這樣是不是好看多了?」   「嗚嗚嗚~」「還有,瀏海應該再短一些。我幫你夾夾睫毛,這樣會更美。」   夏美就這樣一個人自言自語地在我臉上玩。   「好,完工了,你看看鏡子!」   她遞給我鏡子,我心想不知會變成什麼模樣,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偷窺了一眼鏡子,我真的嚇到了。   「很美吧?」   「…」   真的是很美,想不到我竟是這麼美。   小小的額頭,尖尖的下巴,閃亮動人的雙眸以及細緻小巧的嘴唇。   是啊!女孩子有這種長相是很可愛的。   「不要看得太著迷了,快把衣服穿上。啊!記住要穿女生的內衣。」   「知道了!」   「啊,說話語氣也像女生,都不像以前的拓也了!」   別開玩笑了,是誰讓我變成這麼有女生氣質的。   不過,穿上了小內褲,將胸部擠進胸罩後,我真的是位十足的女人。   夏美拿了她的制服給我穿,肩和腰的地方還可以,就是胸部好像嫌緊了些。前面的鈕扣都突出來,有點春光外洩。   「啊!也不是一直都這樣子,忍耐一下吧!」   我照了照鏡子,並拉拉裙子。   小腿的毛都沒了,腳踝整個露出來,嗯!很美喲!   「好,去上學吧!」   夏美拍拍我的背。   「啊!對了,你的導師是宮村老師吧?他要你去教室前先去找他。老師聽後也是嚇一跳,不過他說這可以算是一種經驗吧!」   經驗?說的那麼簡單。   「啊!如果可以的話,我也好想跟你一起去學校呢!昨天還是個不起眼的小男生拓也,突然變成女的了,好想看看大家的反應如何。」   不要吧!如果夏美去了,我更慘。   再待在這裏,夏美不知又要說什麼話了,我趕緊抓起書包就往外衝!         ——————————————————————————–   「這位是女同學相原!」   老師像在介紹轉學生般地向全班同學介紹我。   在教員室裏,老師初看到我時,也是差點嚇的要從椅子上摔下來。   「你放心,老師會站在你這邊,有什麼事就找我商量!」   老師笑笑地說,並拍了拍我的肩膀。這個老師很有女學生緣,為人很溫柔體貼。   「我想你可能要當好一陣子的女生,大家會好好對你的。啊!要上廁所或是換衣服的話,就用教職員專用的廁所和更衣室吧!」   突然聽見好多位男人的聲音。   「相原,大家都說你變成女生了!」   「咦?對不起,給大家添麻煩了,以後請多幫忙。」   我向大家點點頭,連說話的聲音都變小了。   50雙以上的好奇眼光直盯著我的身體瞧。   男人當然是會看了,連女生也都往我的胸部、臀部、腳,從上往下,沒有一吋地方漏掉地瞧著。   自從我進來宮野森後,還是第一次這樣被人家看。而且那些眼光讓我覺得自己像被強姦了。   夏美沒跟來真是太好了。   「我等一下還有課,其他老師也都知道你的事了,不必再特別向他們報告。」   宮村老師一離開位子,大家全都向我圍過來。   「相原,你的胸部是真的嗎?」   「哇,還擦了口紅,真美!」   「老師不在了,你快讓我們看一下那個地方,不要只是你一個人看嘛!」   搞什麼?雖然我這女人的身體只是暫時的,可是畢竟是我自己的身體啊!怎麼可以讓你們看。   把我當成珍禽野獸般,害得我無地自容。   「讓我們摸摸你的胸嘛!」   「啊!」   有個男同學碰了我的胸部。   「哇,是真的耶!」   「我也要!我也要摸!」   「你們這些色男!」   「算了吧,相原,男人是哪副德性,你又不是不知道的!」   「啊!你們…」   教室裏一片大騷動。   如果老師再不來的話,全班的男生就快都摸過我的胸部了。   幸好老師來了。   可是覺得胸部裏側好難受。   不、難道我真的希望全班的人都摸我胸部嗎?   好丟臉!   可是覺得那兒好像有什麼東西流出來。   不,一定是因為我第一次這麼受人注目,太興奮的關係吧!   可、可是,剛剛胸部一被摸,就覺得小櫻桃抵在胸罩中間變尖了,而且好痛。   不要再想了,現在是上課時間呢!   我很想認真上課,可是總覺得有人在看著我。   我緊張的快不能呼吸了。         ——————————————————————————–   第二節課很不幸地,是體育課。   不曉得是剛剛想太多了,還是不習慣女生的身體,我覺得全身無力,頭也好痛。   現在去上體育課,一定死定了。   我去找宮村老師商量。   「這樣子啊!那我跟體育老師說你不要去上課了。如果真的身體不舒服的話,去找醫護室的啟子老師好嗎?我是男生,有些事可能我也不知道!」   「好,就這樣吧!」   於是我聽老師的話,到醫護室去。   那個啟子老師是個好人,可是總覺得有點怕她。   我們學校校風自由,各種人都有,不過這個啟子老師算是極個性派的人。   白色的制服都不扣釦子,可以讓人看見她裏面穿的是露出肚臍的短外衣和不能再短的短褲。而且她的身材很好,所以很受男同學們的歡迎。   不過有個對啟子老師不利的謠言正流傳著。   「啊!你就是大家都在議論紛紛的那個相原拓也嗎?我聽說了,真是可憐!」   完美無暇的臉蛋,鮮豔欲滴的紅唇,性憾迷人的身材,雖然我現在已是女兒身,但是看到這樣的美人兒站在眼前,還是會臉紅心跳。   「怎麼了?那兒不舒服?」   「覺得全身無力。」   「是嗎?那你到那邊床上躺一下好了。」   「是!」   「啊!把制服脫了。」   「要脫嗎?」   「是的!」   啟子老師很清楚地點點頭。   「脫了衣服會讓身體覺得舒服點,我也是女生,我知道!」   「好。」   我將制服放在床邊,穿著內衣躺著。   「好,讓我看一下吧!」   老師看著我的身體。   「相原同學,你不覺得這胸罩太緊了?不行,怪不得你會覺得不舒服,趕快把它脫下來!」   「啊!」   說完後,老師把手伸到我背後,將我的胸罩解下,被擠壓的乳房怦地跳出來。   「怎樣?這樣是不是舒服多了?」   「啊!是、是…」我小聲喘著氣說。   「可是夏美說,如果不穿胸罩的話,乳房會下垂!」   「話是沒錯,可是穿不合尺寸的胸罩對身體是不好的。你這件是B罩杯吧!我看你至少有D罩杯這麼大。」   「是嗎?我也不曉得,這件胸衣是姐姐借我的!」   「真可憐,這麼大的胸部竟擠在這麼小的胸罩裏!」   加果讓夏美聽見,她一定氣死了。   「好像有點變形了?」   「啊!」   老師用雙手托起我的乳房。   「嗯,真的很軟!相原同學怎麼了,你的小櫻桃好像變硬了!」   「不…」   老師用她的手輕揉我的乳房,還用塗了指甲油的手指抓我的櫻桃,我真的好想逃!   「不行,再讓我檢查一下!」   「可、可是,我覺得好多了!」   「是嗎?可是你的身體好燙,這樣會不會是發燒了?」   「啊!」   老師竟吸了我的…我的櫻桃。   不要!怎麼會這樣?   「好可愛!相原同學是男生時一點都不起眼,想不到變成女生後是這麼可愛。」   啟子老師在我耳畔小聲地說,她自己也躺在我身旁,可以聞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道。   「可以吻你嗎?老師很喜歡像相原同學這樣的可愛女生!」   當她的紅唇要貼過來時,我本能地閉上了眼睛。   好溫柔哦!她那濡濕的唇貼在我唇上。   看來大家謠傳說啟子老師喜歡女生勝於男生的這種事是真的了!   我一邊想,而我的唇正被老師用力地吸著。   如果我真的是女孩子的話,也許此刻我會被嚇的想逃。可是在我心中的那個男孩,正享受著和如此美貌的老師的纏綿。   而且剛剛覺得全身無力,說不定是因為身體痛的關係。但這樣的一吻就讓我全身沸騰,舒暢無比。   「第一次接吻嗎?」   老師雙頰略微泛紅地問著我。   「成人的KISS…」   小時候和明日香玩辦家家酒時,曾經吻了她。   胸口好痛,現在不能想明日香的事。   「有沒有感覺舒服多了?」   我只是點著頭,明日香的蹤影已經從我腦海中消失了。   「你真是個好孩子,待會兒再教你更多事情。」   老師脫下白色護理服,連短上衣和短褲也脫了。   「啊!」   我不由得摒住氣息,老師的短上衣和短褲下…竟然連胸罩和內褲都沒穿。   她有著比我更豐滿的乳房和更濃密的私處。   「嚇一跳吧!我在學校常這樣子,保健室的床上沒人躺著時,我就這樣子!」   老師牽著我的手到她的胸前。   「我一邊想像著和相原同學這麼可愛的女孩子發生關係,一邊自己解決。來吧,揉揉它!」   我照著老師說的話去做,慢慢地搓揉著它。   「很舒服…對、就是這種感覺。」   老師也揉著我的乳房,我們就在床上互相地揉著對方的胸部。我模仿著老師的動作,櫻桃漸漸變硬,也更用力地將整個乳房抓住。   「啊,真舒服!快受不了了,這裏也可以嗎?」   老師將她的大腿壓著我那兒。   「這樣子還穿著內褲,大礙事了!」   「啊!」   老師動作迅速地脫掉我的內褲。   「嗯,已經濕了,你真是可愛啊,相原同學!」   「啊!」   老師將我的大腿扳開,馬上用她的手掌包住那兒,用指頭搓揉。   「真是個好孩子!老師最喜歡有這種反應的孩子了。」   老師慢慢地將她的身體靠在我身上。   「啊啊…」   老師每靠近我一點,我就小聲地喘著氣。   這種感覺和自己做時完全不一樣,很有新鮮感。   「相原同學,是不是很早就想被這樣了?當女生的感覺如何呢?可以體會到那種快感吧?」   「啊!」   我的臉頰好熱。   「不必那麼害羞,感覺很棒吧!」   「是!」我小聲回答著。   老師邊搓著那兒,然後將頭埋在我的大腿間。   「嗚,你還不曉得這回事呢!」   我可以感覺到老師頭髮的搔動。   「啊!不要,啊啊…」   突如其來的快感,讓我忍不住大叫。   老師竟用舌頭舔我那兒。   「第一次有這種經驗,很棒吧?」   老師將我的雙腿扳得更開。   「這樣,才會更舒服!」   「啊啊…」   我無法反抗,只好任其擺佈。被這快感侵襲的我,已經無法思考任何事情了。   「可以將手指伸進去嗎?」   「嗚啊!」   只有女孩子才有的秘密入口,我從不知道那兒的感覺,老師邊舔著邊用手指插入。   「會痛嗎?」   「有一點。」   「是的,你當然會覺得痛。不過沒關係,放輕鬆些,慢慢地吐氣,膝蓋不要用力,對、就是這樣。」   啊?這真的是手指嗎?有股強烈的異物感。不過好像有什麼東西進去身體裏面了。眼淚都要流出來了,難道這就是快感嗎?   「好可愛啊!相原的那兒真的好窄,要不要動動看?」   「啊!」   「兩個人結合在一起,更能體會到那種感覺!」   「嗯!啊…」   的確那兒像火在燃燒般,感覺好舒服,我覺得下半身變輕盈了。   「是不是很舒服?相原的身體雖已變成女兒身,但感覺上好像還是很色的樣子哦!」   「不!」   其實我自己心知肚明。   「相原同學,你也幫老師把那邊弄一弄吧,可以嗎?老師看你這麼可愛,自己也快受不了!」   老師把我的臉埋到她的臀部附近,眼前看見的是她的秘密花園。   「濕了吧?」   真的,比我還濕呢!   「沒有像相原那兒可愛吧,真不好意思!」   老師發育的比我成熟多了。   不過真的是很有魅力,如果我現在是男兒身的話,一定馬上想侵犯她那兒。   「拜託你了!」   老師在我面前搖著屁股,我將舌頭移向她那兒。   好奇怪的味道,這就是女人桃花源的味道嗎?   「嗚~」老師的大腿間在發抖,我用手指將那兒打開,馬上就被吸進去了。   「好舒服喔,相原同學!」   老師再一次進入我的那兒,現在已經不需要任何言語了。   一股凌亂的快感不斷地侵襲著我,很自然地動作又加大了,但卻不再有害羞的感覺。   「相原同學真棒!老師、老師已經…」   老師的聲音甜得像小女生一樣,我覺得好像要結束了。   「我們一起達到那種感覺吧!」   「好啊!」   「嗚~」我們兩人的腰擺動的更厲害,生平第一次體會到如此奇妙的感覺。   「相原同學!」   老師不斷地呼喚著我名字。   「太棒了!」         ——————————————————————————–   「覺得怎麼樣?」   「感覺神清氣爽。」   「是嗎?那真是太好了!」   啟子老師已經穿上她的白色制服,低著頭看我。   「你真是可愛啊!這樣一來是不是想一直當女生?」   我不由得的點點頭,突然老師的身體好像僵硬起來。   「好像有人來了,我出去看一下,你快穿好衣服!」   「啊,是!」   老師趕緊扣上制服的鈕釦,拉起床邊的窗簾。   「聽說二年級的相原拓也在這裏!」   是明日香的聲音!我快速地穿好衣服,內褲和胸罩當然是不必穿了。   「嗯,有點貧血,不過已經沒事了,是不是,相原同學?」   「是、是的!」   「可以自己走出來嗎?」   「可以,我現在就出去!」   我邊扣上裙釦,邊走出來。   明日香看見我穿裙子的樣子,顯得很困惑。   「感覺氣色不錯嘛!」   說完就撇過頭去。   「讓妳擔心了?」   「你的事在我們班上傳的很厲害。因為我們兩人是青梅竹馬,所以大家都纏著我問東問西,我覺得很煩就跑來找你了!」   「啊,最要緊的是體力恢復了。片桐同學,相原同學就交給妳了!」   啟子老師笑笑地拍下我的背,又對我使了個眼色。   我很曖昧地笑笑點點頭。   明日香邊抱怨,我們兩人並肩走到走廊。         ——————————————————————————–   「你看~就是那個化學社的人!」   「真的像個十足的女孩子。」   「不過身材很棒呢!真想摸一下。」   走廊上有幾位不認識的學生對我指指點點,害我覺得不知該往那裏躲。為什麼我現在還是不習慣當女生呢?可能是因為明日香在身旁的緣故吧?   「老師有說你為什麼不舒服嗎?」   明日香裝做不在意四周的眼光,問著我。   「她說是因為胸罩尺寸不合,老師說我是D罩杯,那件內衣太小了!」   「你有D罩杯這麼大!」   明日香顯得有點垂頭喪氣。   「那你什麼時候才會變回男生?」   「不知道,我打算今天放學後去找社長談談!」   「拓也,會不會是佐藤學姐又想拿你當實驗?」   「不、不可能。那藥是突然掉下來的,不會的!」   明日香瞪著我,我趕緊停住腳步。   回頭一看,好像有人在明日香背後對我指指點點。   「她真的是女生嗎?」   有人這麼問。   我快受不了了,趕緊逃離現場。   我被人以異樣眼光看是無所謂,可是不能讓明日香也遭遇不明的羞辱。   「啊!拓也,你怎麼了?可以跑嗎?」   明日香追過來抓著我的肩。   「明日香,從今天起我們暫時不要一起上下學吧!」   「拓也…」   「有我在會給妳帶來麻煩。」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   「對不起,我先走了!」   「拓也!」   我真是沒用的男人,所以才會變成女生,我真是越來越膽小了。在我未變回男孩身前,我的心或許都將一直封閉著。         ——————————————————————————–   放學後…   「社長,真的一點辦法都沒有嗎?」   我很緊張地問著社長。   可是她還是保持一貫的冷酷。   「沒辦法!雖然我天天都待在這裏,但那也不過是最近這三年的事。化學社成立已經有20年以上的歷史了,我當然不可能對每個化學藥品都很清楚。」   「這樣啊…」   我的心情頓時跌入谷底,因為我一直認為這是社長在惡作劇,馬上就可以恢復男兒身了。   「不過,如果讓我好好檢查一下你身體的話,說不定我可以發明出變回男生的藥。」   「真的嗎!?」   我心中又燃起希望的火苗。   「這裏的藥一定都是學校裏的人製造的吧!人家都行了,而我這位學校創立以來最棒的化學天才--佐藤麻美,怎麼可能會辦不到呢?」   社長胸有成竹的樣子,雖然她總是這樣自信滿滿的,但是現在也只能拜託她了。   「那就拜託妳了!」   我彎腰點個頭。   「不過就算是天才,要現在馬上製造出來也是不可能的。以後每天我都會檢查你的身體狀況,首先要先查明你成為女孩身的原因。」   「是嗎?我知道了!」   我也只有點頭的份,但是社長接著提高聲調說:「那還不快把衣服脫掉!」   「咦?又要脫!?」   「什麼叫又要脫?」   「沒、沒事。」   我看著社長鏡片後的眼睛,那是一雙打算要把我當實驗品的眼睛。   說不定我會變成女的都是她害的,因為看她很高興的樣子。   不過,現在能求的人也只有她了。   我害羞且慢慢地解開了釦子。   杜長的實驗,不,應該說是檢查完畢後我就馬上回家了。   「拓也你回來了呀!明日香剛剛來過了,這是她要給你的。」   秋子遞給我一個圓點花紋的袋子。   「這是什麼?」   「她說你看了以後就知道,回房間自己打開看看嘛!」   「嗯!」   我趕緊回到房裏。   這是什麼東西?好像不會很重。   「明日香給我的…」   這時從袋子裏掉出一張便條紙,上面寫著:「拓也,我想你沒有它一定會很困擾,所以我就用零用錢買了送給你,明日香。」   那是適合我尺寸的胸衣,便條紙上還加了一句:「PS:大尺寸的胸衣比較不可愛,不可以抱怨!」   「嗯!」   我不禁點點頭。   明日香還是很關心我的。   今晚我一定要好好練習怎麼一個人穿胸衣。   雖然我很想變回男生,但是收到明日香送的胸衣,我真的很高興。         ——————————————————————————–   第三章初次經驗   「早!」   「拓也?」   在客廳裏,夏美瞪大了眼睛看著我。   「真難得你這麼早起!」   「嗯!因為從今以後我每天早上都要洗個澡後再上學。」   「咦?早上洗澡?有像女孩子哦!」   「是的,所以只有今天而己,請借我妳那瓶有玫瑰花香的洗髮精!」   「啊!好,你要用就自己拿去用吧!」   夏美已經認定我是完全的女人了,所以她變的不在意。   我自已也覺得很不可思議。   因為是藥讓我變成了女生,如果在正常情況下的話,藥效應該是會慢慢變淡才對,可是今天早上起床後,我卻很自然地就有一種女生的心情。   洗完澡後,還是穿上夏美借給我的東西,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地。   爸爸只是苦笑著,沒有說什麼話。他一早就和繼母秋子咬吱喳喳的,好像在說休假時要去那裏玩。   「我上學去了!」   秋子這時才抬起頭來看我。   「啊,要出門了,路上小心呀!」   路上要小心?跟秋子住了這麼久,第一次聽到她這麼對我說。   但她好像常對夏美這麼說,畢竟是女孩子,比較會擔心安危。   我馬上就能體會到秋子為何對我說這句話了。   我比平常提早15分鐘出門,但沒想到公車竟然這麼擠!   我很想看看有沒有明日香的蹤影,但是這麼擠怎麼看得到。   被擠在人群中,真是動彈不得。   胸部被壓得好痛,我感覺站在我兩邊的人一直往我擠過來,這應該不是錯覺吧?   「下一站,市立醫院門口!」   一廣播完,人群開始移動了,我被擠到座位前,終於可以鬆口氣了。   「啊!」   坐著的那個上班族男人竟把他的公事包放在我大腿間。   怎麼辦?裙子好像被掀起,公事包直接接觸到我的內褲。可是前後左右都是人,又抓不到拉環,稍微一動又會給旁人帶來困擾。   那個拿著公事包的男人的臉被報紙遮住,只見他的頭左右晃動,一定是睡死了。   公車也在搖動,大家都往我背後擠,公事包還在那裏。   不…   我好想哭,在這種地方被這個樣子…   再這樣的話,我的那兒一定會滲出東西來,我可以感覺得到,好可怕哦!   「要轉彎了,各位乘客請小心!」   啊!   公車慢慢地向左彎,我覺得公事包又弄到我那個地方。   不行,再這樣下去的話,我…   就在這時,背後好像有人伸出手來。   太好了,終於有人要伸出援手救我了。   我想投給他一個感激的眼神,不禁回過頭去。   然後…   那個應該是幫我的人竟然緊緊地貼在我身後,還摸我的大腿和屁股。我可以感覺到屁股上有個硬硬突出的東西,我馬上知道那就是男人興奮的表徵。   「感覺怎麼樣?」   「哼!」   這個色狼喘息般地在我耳邊低語,我想擺脫他,所以一直搖晃著脖子,但是男人還是用他的腿夾住我雙腳,這樣子害我想逃也逃不了了。   如果我大叫,一定會引起周遭人側目。說不定車子裏也有我認識的人,如果讓他們知道我變成女生就太丟臉了。   他好像知道我不會反抗,開始對我行動了。他將手伸進我裙子裏,越過內褲去碰我那兒,我感覺到頂著我屁股上的分身更硬了。   我緊咬著唇,雖然我的身體是女人,可是我卻是個男人啊!我應該生氣的,但是我反而覺得很興奮。   「那兒很舒服吧?」   這個色狼又在我耳邊低語。雖然很丟臉,但一聽到他說那兒時,身體竟發熱起來。   為什麼…   他一定覺得那兒濕了。   「啊!」   我小聲地喘口氣。   「啊…」   他的手指伸進我那兒了,我可以聽到摩擦的聲音。   我生平第一次被男人這樣子碰。   當他的手指一伸進去,我的臀部也跟著搖擺起來,他的分身還是抵在我的屁股上。   「那兒很舒服吧?」   那色狼又問我,我很用力地點點頭。   在擠滿人的公車內,被一個看不見臉的色狼欺負我的那兒,但我卻覺得狠舒服。   我可能很變態,如果是女孩子被這樣侵犯,可能不會覺得很舒服。   可是現在的我已全身被快樂所佔滿了。   「啊!嗯…」   這個色狼仍繼續著他的動作,很快地我就達到了最高潮。我可以感覺到乳頭變硬了。我閉上眼睛,想像有人揉著我的雙乳。   「啊…哈…」   突然我覺得屁股一陣涼,他好像已經射精了。   他的手還是在我那兒游移,我慢慢的張開眼睛。   有幾個乘客滿臉狐疑地看著我。   「啊…」   難道他們看見我被色狼欺負了?   「宮野森學園站到了!」   車子停了下來,真是謝天謝地,我終於可以擺脫他了。   明天起,我絕對不要在這個時候搭車了。         ——————————————————————————–   學校裏人還不是很多。   濕濕的內褲讓我覺得很不舒服,我想要脫下來,可是沒有內褲可替換,怎麼辦呢?   我將鞋子脫下,正要放進鞋櫃時,看到有信在裏面。   「相原拓野同學…」   這筆跡像是男孩子的,怎麼會有人寫這種信給我呢?   身為男孩子部份的我想把這信立刻給扔了,但屬於女孩子部份的我卻又很想看這封信。   「從第一眼見到妳時,我的心就已被妳擄走,我不曉得這是不是就叫做愛。但我想我們可以一起擁有兩人甜密的時光,那一定很棒…」   原來他想跟我「那個」。   上面也沒署名,只寫著「男孩」兩字。   除了這一封信外,還有好幾封,全都是想跟我發生關係的。   裏面也有女孩子寫來的信,還送給我兩套內衣,上面寫著「當女生很辛苦,一點小意思請笑納」。   太好了,這樣我就不必難過一整天,我馬上就將內褲換掉。   最後一封信是個粉紅色的信封,打開一看,信裏的字跡很整齊。   「冒昧寫信給你,實在很抱歉。自從我見了你以後,我的心就跳的好快。我不在乎你本來是不是男生,就算只有幾分鐘也行。我好喜歡你,想要一直守護著你。」   寄信人寫著工藤弘二,是一年級學生。   「今天放學後我會在頂樓等你,一直等到學校關門為止。」   這該怎麼辦?   我還是男生耶!我可不想和男生談戀愛。   可是他那工整的字體很吸引我,讓我對他產生了好感。   如果要跟工藤見面的話,那放學後就不可以有任何活動了。   中午休息時,我跟老師說要去化學杜檢查身體,於是我就走出教室,準備去找社長。   「拓也!」   突然有人叫我,聽那聲音就知道是誰了。   「昨天我給你的那個…」   「嗯,我有穿。這樣跑步的話,胸部就不會晃來晃去,很方便!」   「小聲點,這種話不要說的太大聲。」   明日香紅著臉把我拉到走廊的角落。   「明日香,昨天我跟妳說過了,不要和我走在一起。」   「囉嗦,我有話要跟你說啊!不行嗎?」   明日香瞪著我,那表情跟我還是男兒身時一樣,可見得她還是認為我是男人。   雖然惹她生氣了,但我卻很高興。   「怎麼,看你好像還沒有變回男兒的跡象。」   「嗯,而且我覺得自己越來越像女生了。」   「看不出來啊!」   「我是說心情。」   明日香眼神閃過一抹憂鬱,我知道又說錯話了。   「有件事我想問你,你對自已變成女生有何看法?」   明日香表情相當認真,讓我的心一陣悸動。   「我不想永遠這樣…」   說真的我自己也不知道。   以前我是男生時,沒人會注意到我,也從沒收到情書過。但變成女生後,我都覺得自己很可愛,而且擁有女生的心情和身體,讓我感到很快樂。   「難道你對自己變成女生很滿意,不想變回男生了?」   明日香好像能解讀我的心似的,我沒有回答,只是一直沉默不語。   「…」   明日香看看我,又看看窗外,我不曉得她在想些什麼。午休結束的鐘聲響起,明日香甩了甩長髮。   「不只你會這麼想,連我自己是女孩子也是這麼想的。可以打扮的漂漂亮亮,也可以常逛街購物,當女孩子真的很棒!」   「嗯!的確是這樣。」   明日香看來好像有點落寞。   「從現在起我就是你的學姐,有什麼問題就來跟我說吧!我們可以當好朋友的。」   明日香伸出手來,我有點難過地和她握握手。   「那我要回教室去了。」   看著明日香迷人的背影,我知道為什麼只要有明日香在我身旁,我就會有男人的心情,我想是因為我愛上她了。我想只有明日香希望我變回男生吧!         ——————————————————————————–   「嗯,應該是心的問題。」   放學後,社長檢查完後對我說,我一絲不掛的躺在實驗室的大桌子上。   「啊…」   社長要我將雙腳打開,她看著大腿間的私處。我覺得好丟臉,身體都熱了起來。   「這裏的反應跟女人一樣。」   「啊…社長…」   她用手指壓我那兒。   「一刺激就充滿液體與充血,現在你應該分不清自己到底是